/images/logo.png
火灾实例
当前位置: 首页 > 消防工作 > 火灾实例 > 正文

采访洛阳大火手记:活在假设中


来源: 日期:2002-12-20 点击:

河南省委书记陈奎元针对洛阳大火中说,这起事故夺走了309人的生命,是事关人民群众生命的特大灾难,党委和政府难辞其咎,必须主动地承担责任,对此必须有足够的认识。

  2001年1月1日,洛阳北郊北邙山,建在一处土坡上的洛阳市殡仪馆冷冷清清。院内是几拨值班的警察,三三两两地闲立着,面无表情;院外空留一排摆卖冥品的摊贩,冷风吹过,红红绿绿的纸钱哗啦哗啦响。

  10公里外的洛阳城,焦黑狼藉的东都商厦仍被绳子圈着。七天前,这儿是上百个大小商户的聚金之地;去年12月25日之后,它成了座坟墓,一座死寂的吞掉了三百多个生命、几百个幸福家庭的坟墓。

  这是新世纪的第一天,这是灾难后第七天的洛阳。烈焰已熄,浓烟已散,但被它们裹挟去的三百多个冤魂尚未走远。就在洛阳城内,那些突然破碎的家庭正在平静的哀伤中,燃烧纸钱,为亲人送行。

  违章作业推倒多米诺骨牌

  2000年12月28日,洛阳“12.25”特大火灾事故处理小组对外宣布,此次事故系丹尼斯量贩非法装修引起,事故直接责任人是违章操作的丹尼斯量贩东都分店的赵宇、王成太、来登阁等12人。

  事故处理小组称,12月20日,丹尼斯量贩东都店负责人赵宇安排本店养护科的来登阁、王成太焊接地下一层、二层之间遮盖钢板上的缝隙和方孔。25日晚7时,没有焊工作业证的王成太违章作业,导致电焊火花从地下一层落入地下二层的沙发上,引起大火。王成太等人发现着火后,用消防水龙头通过方孔向地下二层浇水灭火,因为当时地下一、二层之间的所有通道都已锁住,王成太等人没有能够控制住火势,这几人很快撤离现场,并且没有及时报警。地下二层火势迅速蔓延,浓烟以每分钟240米左右的速度,沿着东都商厦大楼东北、西北两个楼梯上升,在顶层四楼东都歌舞厅聚集大量高温有毒气体,造成正在参加圣诞狂欢的几百号人在极短的时间内昏迷,其中309人死亡。

  据记者了解,丹尼斯量贩东都分店未向洛阳市消防支队审批科办理相关手续,擅自装修,违反消防法;其负责人赵宇明知王成太没有合法证件,安排王成太焊接操作,罪责难逃;王成太等人擅自违章作业,引发大火,并且在大火燃烧的情况下既不报警,也没有通知其它楼层,将他们定性为事故直接责任人,并不为过。

  但是,仅仅凭借上述因素,并不足以酿成309人被烟熏致死的惨剧。

  也就是说,如果事发所在地东都商厦、东都歌舞厅消防安全设施符合国家法定条件,如果东都商厦、东都歌舞厅本身不存在重大消防隐患,如果事故现场周围没有太多的违章建筑阻碍救人灭火,洛阳“12.25”大火不会造成如此严重后果。

  恰恰在这几个关节点上,东都商厦和东都歌舞厅出现了严重问题,致使惨祸无可挽回。

  隐患不除高调照唱

  先看东都商厦。这个商场地下两层,地上四层,楼层不高,面积不大,但是,由于商厦经营管理混乱,使得一座商场内经营户五花八门,消防隐患随处可见。

  事发前,商厦的地下二层是个体商户卖家具,地下一层和地上一层租给丹尼斯量贩,地上二层、三层又分别让一些商户卖服装、鞋帽和百货,到了第四层,又变成了歌舞厅。

  一座商场内,经营主体杂乱无章,互不往来,并且相互提防,防盗甚于防火,于是各层之间的通道大门紧锁。本来商厦内部除了一部电梯之外,还有四个可直达四楼的通道,但最终,通道只剩下两个,而通到四楼的只有一个。

  这样直接导致两个后果:一是12月25日晚上的那场大火,得以在地下二层从容燃烧;二是四楼歌舞厅内的人群无处逃生,只能在烟熏火燎之下,坐以待毙。

  另外,东都商厦为了扩大出租面积,多收租金,竟允许商户将窗户堵死,改作货柜,将商厦全然密封,浓烟无处散发,仅存的通道也变成了助燃的烟囱。

  12月30日,洛阳市消防支队灭火科副科长姚国红提供的材料显示,经公安消防部门认定,东都商厦“发现防火间距被占用,消防通道被堵塞,自动报警系统损坏,自动喷淋喷头数量少,大楼内没有防火分区。虽装有自动报警系统、自动喷水灭火系统,但由于年久失修,报警系统失灵,灭火系统水泵不能启动”。

  尤具讽刺意味的是,12月29日,事故处理小组组织新闻记者察看火灾现场时,有记者当场发现一份没有烧毁的东都商厦内部文件。文件题为“今冬明春消防安全工作意见”,由其主管经理卢大周于12月10日签发。该文件煞有介事地写着:“一、提高认识,落实安全责任制。各级领导树立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的思想,使消防安全工作与经营同步进行……二、加强管理,严格用电审批制度……三、整改重大火险隐患。……”文件最后写明,“抄报”市消防支队并“抄送”老城区公安分局。

  一边是可能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的严重隐患,一边是继续唱高调,糊弄政府糊弄管理部门。

  我行我素变本加厉

  在无视安全、违章经营上,东都商厦和东都歌舞厅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根据记者了解到的情况,东都歌舞厅的见利忘义、生命当儿戏早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东都歌舞厅是洛阳市消防支队列管的重点单位之一,开办于1993年。当地一位消防人士告诉记者,几乎从开业的第一天起,这个歌舞厅就一直存在消防隐患。

  早在1997年,东都歌舞厅就上了河南全省17个地级市40家存在重大消防隐患单位的“黑名单”,而且排在第一位。从1997年至今,4年时间里,洛阳市消防支队共对东都歌舞厅检查15次,提出整改要求60条,下发《火险隐患整改通知书》3份,《重大火灾隐患限期整改通知书》3份,《复查意见书》3份,行政处罚2次。

  但从一把大火熏死309人的事实来看,洛阳市公安消防部门这几年里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无用功。

  对于东都歌舞厅的屡教不改,洛阳市消防支队灭火科的姚国红也是愤愤不平。他说,单是去年,消防部门就先后对东都歌舞厅作了4次检查、2次处罚,并于12月1日(距事故发生仅有24天)将停业整顿的处理意见上报市政府,请求市政府批准。但就在市政府的批复还没下来时,事故发生了。

  去年3月31日,“3.29”焦作大火的第三天,洛阳全市进行消防安全大检查,发现东都歌舞厅问题严重。

  当天,市消防支队即向东都歌舞厅下发了《重大火灾隐患整改通知书》,要求在4月20号以前整改完毕。

  4月20日,消防支队前往复查,发现东都歌舞厅未作丝毫整改,而且东都商厦复又增加三个隐患!

  5月16日,消防支队责令商厦立即停业整改,并对其保卫科科长杜克军施以警告处罚。

  9月19日至21日,洛阳市搞了两天消防大检查,发现东都商厦、东都歌舞厅既没有停业,更没有消除隐患。

  9月21日,消防支队再下通知书,要求于11月25日前一定整改完毕。

  11月27日,消防支队复查,一切依然如故。

  11月28日,消防支队填发“未按要求整改”的《复查意见书》。

  12月1日,报请市政府批准对东都实施停业整改处罚。

  12月22日,再对东都商厦进行“双节”消防安全检查,又发现在没有得到消防部门审批的情况下,从地下一层直到地上三层,四个楼层都在搞装修。

  有恃无恐腐败撑腰

  对于东都商厦、东都歌舞厅这样的长期视国法如无物、拿人命当儿戏的管理对象,政府部门到底采取了哪些措施?

  姚国红说,公安消防部门只有监督权,只能督促他们整改。在他们严重违法的情况下,我们也只能向市政府提出停业意见,报请市里批准。

  而且,消防支队实行双重领导体制,消防监督要为当地经济发展服务,要为当地政府服务。东都商厦是亏损大户,负债率超过200%,职工大多下岗,轻易不能让人家停业。

  姚国红还说,现在消防部门是“力不从心”。市消防支队灭火科只有4个人,要管辖全市104个市级重点消防单位,因为是部队编制,平时还要参加各种学习、训练,所以,能够按照有关规定,保证每个季度对重点消防单位检查一次,就不错了。消防管理本身就是动态管理,今天合格明天可能就不合格,加上现在的经营者法制观念淡薄,往往你前脚刚走,他后脚就重操故伎了。

  姚国红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早在1996年,消防部门已对东都商厦、东都歌舞厅作过处罚,当时也是历尽周折,最后交到法院。“所以,咱作为消防部门,对他们行使监督权时,也要看具体情况”。

  但是,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洛阳市,能够管得了东都商厦、东都歌舞厅的政府部门,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了,相关的法律条例,也不是没有,而是详细得不能再详细。可以说,既有国家颁布的明文法规,也有相应的执法机关和职能部门,关键问题是这些机关、部门怎样执法,怎样管理,是为谁的利益而执法,为谁的利益而管理。

  他说,公安、消防、工商、税务、技监、文化这些部门不用说了,就连卫生防疫站也能让东都歌舞厅俯首贴耳,因为他们要管麦克风的消毒。

  至于职能部门和管理对象最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要视具体情况而定。所谓的具体情况,就是你的后台硬不硬,你有没有背景,以及你和有关部门的关系怎么样。没后台没靠山的,管理部门的权力就大得很,这一家可以让你停业,那一家也可以封你的门,手段多了!

  洛阳大火后,当地即有关于东都歌舞厅幕后老板的传闻。据称已被熏死的老板王健国并非真正老板,真正老板是某官员的儿媳妇。就在去年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报道东都歌舞厅消防设施不合格后,洛阳市有官员还专门写过条子,要求消防部门不要让歌舞厅停业。

  记者在采访期间,也有当地群众反映,洛阳市几乎所有歌舞厅,都可归为三种:要么老板是公检法的亲戚朋友,要么是与这些部门关系非同一般,更有甚者,有些歌舞厅就是由公安人员出股合资开办。去年9月,全国统一整治娱乐场所时,洛阳市仍有一些歌舞厅照样开张,据说,它们就有公安人员在后面撑腰。

  针对这些反常现象,一位熟悉当地情况的新闻界朋友说,洛阳大火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政府权力的异化以及法律制度的尊严遭受到首长权威的侵犯。

  他说,有些部门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私家权力,行使管理职能时首先想到的也是最愿意做的是怎样才能多收费,怎样才能尽可能多地谋取部门利益,而不是如何有效地管理。另外,首长权威大于法律、制度权威,公职人员不是去维护法律、制度的尊严,而是首先要维护首长的尊严,没有把法律制度看成至高无上的准则,而是把领导的旨意当成至高无上信条去执行,对于他们而言,领导的一句话、一张字条往往要比法律制度还要重要。

  正是由于这些因素,才导致东都商厦、东都歌舞厅多年来能够违法经营,进而最终酿成世纪末惨剧。

版权所有与维护:西安交通大学保卫处 Copyright 2001-2005
办公地点: 东校区:学生区东五舍A座(校医院西侧) 西校区:教学西路南段(卫生免疫楼南)
技术支持与维护:西安交通大学数据与信息中心